香港创富正版彩库图库67845cn7,香港马会资料玄机图
大咖名流

1945年连长刘运达娶妻30多年后孩子继承上亿家产

时间:2022-05-11 10:0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本文的主人公,刘运达,在青年时期便投笔从戎,加入到了中国远征军之中,开赴缅甸参加对日作战。 然而,世事难料,作为一名中国军人,在那样的历史背景下,刘运达自然万万没有料想到自己竟然与一位日本女俘虏相恋,并喜结连理。 然而一切却还不算完,更为让

  本文的主人公,刘运达,在青年时期便投笔从戎,加入到了中国远征军之中,开赴缅甸参加对日作战。

  然而,世事难料,作为一名中国军人,在那样的历史背景下,刘运达自然万万没有料想到自己竟然与一位日本女俘虏相恋,并喜结连理。

  然而一切却还不算完,更为让人震惊的是,直至晚年,刘运达意外发现自己妻子竟是亿万富豪的女儿,自己的儿子继承了上亿家产……

  1945年3月,新一军201团攻打日军死守的伊诺瓦底江边小城拉因公,经过长达8日的苦战,已是强弩之末的日军被击溃,小城也被顺利的攻克下来。

  这场战役抓获了不少的日军俘虏,有男有女,士兵们对于这些鬼子那是恨之入骨。

  自1942年,远征军入缅以来,远征士兵就没少吃过鬼子的亏,这次反攻得胜,不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士兵们恨不得生剥了他们的皮,渴饮匈奴血。

  士兵们见到这些鬼子们反应强烈,请愿枪杀这些罪无可赦的刽子手,201团团长

  彼时,刘运达是201团的一名连长,他读过一些书,半路投笔从戎参加了军队,并且凭借优异的表现成为了一名连长。

  刘运达平日里打仗虽然勇猛,但给人的印象却是老实,心肠好,连里的人都称呼他为“刘菩萨”。

  见到乔明固要枪杀俘虏,刘运达苦口婆心地跟在劝说了几句,乔明固却是一声不发一点反应没有,正打算将所有俘虏一律枪决。

  这些日军医护大多都是十几、二十岁的日本姑娘,被迫从军,并未犯下什么滔天罪行。

  眼下,俘虏中有一大部分都是日军医护,若是贸然击杀,恐怕乔明固在战后还有进入军事法庭的危险。

  更何况,当下军中医护资源紧急,留下这些日本女人也能够帮助士兵伤员处理伤势。

  在持续多年的抗战中,弹丸大小的日本进入到了战争后期,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日本自身国土面积狭小,生产能力有限,人口有限,长时间大量在战场上的消耗,使得大部分的日本成年男性都死在了战场上。

  以至于,战争后期,大量的学生被送往战场,再后来,越发疯狂的日本开始输送老弱病残前往战场。

  1943年,时年十七岁的日本医科学生大宫静子在日本军国主义的强烈宣传下,前往缅甸,来到一所日军战地医院负责日军医护后勤工作。

  在前往战争前线之前,在日本军国主义宣传下,战争被视为正义战争,前往战场上的援助被视为光荣之举,大宫静子也同样这样以为。

  直到真正深入前线,她才逐渐了解到,日本所发动的这场战争绝非正义,而日军的所作所为更是罄竹难书。

  在被俘之后,大宫静子是显得极为慌张的,尽管自己是一个医护,但是作为一个日本人,她对自己作为俘虏的命运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被俘之后,一连几天,大宫静子都惶惶不安,她无比忧虑自己在哪一天就被带去处决。

  被俘几天后的一个夜里,部队在一处小河边歇息整顿,大宫静子趁着看守的远征军困倦之际,将身子缓缓地移动到一个礁石边,悄悄地将捆绑双手的麻绳磨破。

  但在走出远征军驻地之时,黑夜中,视野模糊不清,她一不小心踢倒了一个远征军的水壶,造成的声响直接将身边的一个士兵吵醒。

  说罢便抬手去摸自己的配枪,“营长,不可啊,这样一来我们不是和鬼子一样了吗。”连长刘运达在一旁慌忙劝阻道。

  “我愿立下军令状,由我安排,若是她再逃跑一次那我是问。”刘运达语气坚定道。

  营长乔明固知道刘运达平时打仗也是一等一的好手,可这唯一的缺点便是这心肠太好,见此,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此后,为了看管大宫静子,刘运达便将她安排在自己的连部,并且让她帮忙处理伤员的伤势。

  对于大宫静子的日常生活,刘运达也照顾有加,远征军的伙食并不好,常常自己都无法吃饱,但刘运达也照常为大宫静子送去足够的食物。

  由于语言不通,起初,大宫静子认为刘运达对自己心怀不轨,还一度打翻刘运达带来的食物,刘运达一旦靠近,便是乱抓乱挠。

  几日下来,刘运达的皮肤平添多道伤疤,尽管如此,刘运达依旧没有像日军对待俘虏那般其进行虐待毒打,仍然对大宫静子保持着日常的照顾。

  长此以往,大宫静子也渐渐明白这个中国军人或许并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般不堪。

  长期在日军部队做医务人员的她心里清楚日军对待俘虏的手段,而眼前这个中国军人与他们却又明显的不同。

  在看清之后,大宫静子便更加兴致高昂地帮助刘运达连队进行后勤的医疗工作,并且对刘运达的态度也逐渐温和了起来。

  不久之后,日本正式宣布投降,大宫静子也被作为战俘营的战俘被送上了军事法庭。

  在大宫静子即将被遣送回国的当天,刘运达来到了港口送别,看着即将开往日本的轮渡,刘运达陷入了沉思。

  原来自战争以来,大宫静子彻底和亲人失去了联系,在亲人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她决定留在最为亲近的刘运达身边。

  这个决定也让刘运达惊喜不已,他带着大宫静子回到了老家白沙镇,并为她取了个中国名字“莫元惠”。

  二人在自此开始过着平静的日子,在那个年代里,军官和侵华日军护士组成的家庭显然是深受非议的。

  居住的日子久了,大宫静子便彻底汉化了,她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穿着中国人的服饰,和中国妇女没有任何的差别了。

  但刘运达心里清楚,自己的妻子心里仍然对自己在日本生死未卜的父母保留着一份浓烈的感情……

  来访北京,此次访问,除了促进中日友好会谈以外,他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委托中国政府寻找到自己女儿大宫静子。

  在日本战败后的数十年来,为了寻找到女儿的音讯,大宫义雄不遗余力,然而几乎都石沉大海。

  正是周末的一天,刘运达吃过早饭就与儿子刘崇义拉着板车出门,这半个月来,父子二人每天都去白沙镇后的大旗山上拉条石。

  拉条石又累又苦,且风险极高,刘运达的大儿子刘崇富在五年前就是因为拉条石死于蜿蜒陡峭的山间小径。

  在得知自己生父来中国寻亲的消息以后,大宫静子起初是不敢置信,随后眼眶里的泪滴便忍不住地往下掉。

  中午,刘运达与儿子回到了家,家中人潮涌动,街坊邻居赶忙告知了刘运达这个好消息。

  尽管刘运达心里很是为妻子高兴,但他仍旧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这个天大的喜讯,内心剧烈的冲击。

  家中,儿女们围绕着大宫静子问长问短,好奇地打听着外公一家的情况,只有刘运达在一旁闷声抽着烟。

  听到妻子的话,刘运达苦笑了一下,没有再言语,他对妻子是满怀不舍的,此时一去,远渡重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这一年的五一劳动节,大宫静子顺利拿到了前往日本的签证,在五一后的第三天,她便启程踏上了回日探亲的旅途。

  丈夫和儿女们将她送至朝天门码头,她就从这里乘坐轮船到上海,再由上海坐轮船前往大阪。

  在轮船缓缓移动之际,大宫静子见到了身在港口的刘运达趴着栏杆上流泪,这是三十多年来,她第一次见到刘运达落泪,她也不禁失声哭泣……

  1978年的5月19日,大宫静子见到了离别三十多年的父亲大宫义雄,二人在大阪码头抱头痛哭。

  妻子走后,刘运达平日里的生活总是感觉少了点什么,他每日吸烟吸得更多了,呆在家中的时候,便总忍不住发呆,似乎是想起了和大宫静子当年的往事。

  在思念妻子的两年后,也是刘运达六十岁,刘崇义二十七岁的时候,身在日本的妻子传来邀请他们到日本来的通讯。

  ,当父子二人见到了身穿名贵服饰,雍容华贵的大宫静子时,一时间脑袋苍白,竟不敢相认。

  直到大宫静子赶忙上来紧紧抓住丈夫的手,喜泪盈盈地关切道:“运达,你怎么了,我是莫元惠啊!”

  刘运达这方才回过了神,他们跟着大宫静子坐着私人轿车,横穿日本中部,前往地处日本海边上的金泽市。

  汽车穿过繁华喧闹的金泽市区,沿着一条花团锦簇的滨海大道行驶了十多分钟,最后拐进了一道铁栏杆大门,朝着一栋豪华巍峨的建筑物驶去,并缓缓停在了大门口。

  自己的妻子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刘运达的脑袋里懵懵的,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

  原来,大宫静子的父亲大宫义雄是金泽市著名的企业家,拥有三家生产电子玩具的工厂,两家超级市场,接近三千名的雇员,资金上亿元。

  进入家门后,拄着拐杖行动有些不便的大宫义雄将他们迎了进取,老人泪眼婆娑向刘运达照料自己唯一的女儿数十年表示深深的感激。

  这一夜,刘运达彻夜未眠,他和妻子促膝长谈了一整夜,这一切对他来说就像梦一般,有些不真实起来了……

  自此,他和妻子在日本生活了十年的时间,直到1989年3月,他的岳父大宫义雄逝世不久,妻子再次陪同他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白沙镇。

  重回白沙镇后,对于大宫静子来说,有一种做客的感觉,地方政府将他们夫妻二人视为重要贵客。

  而对于刘运达而言,这个地方才是真正的家,在日本的十年,他由于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适应,过得不舒心。

  “我在日本过得好,可是心里不舒畅,我在中国照样过得好,心情舒畅的多。在日本这么多年,唯一想的就是和老朋友一起坐坐茶馆,听听川戏……”

  透过大宫静子与刘运达夫妇二人的相识相恋,相依为命度过三十多年的底层生活,再到归日探亲,继承财富。

  这跌宕起伏的情节,令人为之感叹人生之命运说不清道不明,1945年的女俘虏和连长的爱情故事,最后的结尾竟然是三十多年后儿子继承了上亿家产,这样的转折,也是令人瞠目。



Power by DedeCms